關於Suncity ┊┊ 時事點評 獻策建言 重點推介 舊詞新調 藝術人生
 當前位置:首頁 >> 藝術人生 >> 文濤這個人
        
        
        
        
        
        
 
 

文濤這個人

2002年12月

 

對月吟詩、觀花賞畫、烹茶讀字、煮酒敲聯……吾生有幸,與文濤兄有過不少風花雪月、詩酒年華!

每每與他在一樣的時間、空間共用,我總發奇想:把醇香的酒倒在清澈的溪泉中稀釋,然後,我和文濤兄在和風朗月下,每人手拿一盞酒盅叨光舀月,一起輕談淺酌,詠唱陽關三疊;再然後,我們穿越時空,雙雙醉倒於秦時明月、盛唐星光 。如此「曲水流觴」,於我固然是可望而不可及的追求,於文濤兄則是他實實在在的生活狀態。

詩如星月、聯似珠璣、字若蛟龍、畫舞銀蛇……吾生有幸,對文濤兄的詩聯字畫多番耳濡目染、風沐雨浴,每每目睹他吟唱揮毫的風采,我總想起臨池揮墨的王羲之、斗酒千篇的李太白、把酒問青天的蘇軾、抱月繪丹青的唐寅……一個個騷人墨客無比偉大,萬丈光芒,但於我卻那麽遙遙、緲緲;而文濤兄於我,卻是如此的鮮活、如此的親切、如此的真實可觸!文濤兄淡於功名利祿,薄乎榮辱得失,那種種的虛幻和俗像,又豈有朋儕知己間的行吟放歌、對飲唱和、指點評說來得痛快淋灕? 如此「一蓑風雨任平生」,於我當然是終其一生也無法企及的精神寄託,於文濤兄則是貫穿其時空,無時不有、無處不在的人生境界。

故而,我樂於在精神上漸入我和他共鑄的一副聯語所營造的氛圍:「閱盡浮華,心繫一泓止水;曾經滄海,情歸半畝新荷。」

 

 
 
 
 
 COPYRIGHT 2004-2017 申博太阳城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