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Suncity ┊┊ 時事點評 獻策建言 重點推介 舊詞新調 藝術人生
 當前位置:首頁 >> 獻策建言 >> 改善澳門治安的幾點思路
        
        
        
        
        
        
 
 

改善澳門治安的幾點思路

1999年9月

 

澳門社會治安自一九九六年起不斷惡化,從黑社會幫派之間爭奪利益互相傾軋逐步演變成蔑視政府權威、挑戰社會公義的恐怖主義泛濫,極大的影響了澳門社會的穩定和經濟的發展,嚴重損害了澳門在國際上的形象,更成為新生的特區政府面臨的頭號問題。而治安問題能否解決,如何解決,無疑是對特首治澳能力和政府權威的考驗,也關乎「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成功與否。

特首最近將澳門治安問題定位為一項政治層面的課題,將黑社會恐怖主義各種行徑視為挑釁政權管治,刻意與政府對立對抗的丑惡表演;並且將治安問題的解決定位為「一國兩制」在澳門得到順利實施,以及特區政府獲得公眾認同,建立管治威信的首要現實基礎。對於特首就治安問題作出這一精闢而富於智慧的政治定位,以及顯示出解決這一問題的意志和決心,我們由衷佩服,深感認同。這一定位,有利於全澳居民充分認識黑社會組織活動對社會的嚴重危害,有利於統一政府警、檢、法部門認清形勢、鏟除禍害的決心,有利於嚴刑峻法的重新訂定、增補,以及打擊罪惡行動雷厲風行的展開。

破壞澳門社會安定環境,損害澳門在國際上的形象的,主要是街頭槍殺、公眾場所爆炸、縱火燒車、公開綁架等嚴重罪案,這些亦正是澳門有組織犯罪的表象和標誌。所以,只要特區政府採取適當的措施及時制止這些罪案在回歸之後發生,就能在短期內樹立特區政府的管治威信,營造安定祥和的社會局面,為「一國兩制」的順利實施和經濟的繁榮發展打下堅實的基礎。也只有這樣,才能創造條件循序漸進地瓦解黑社會龐大的勢力,將澳門的犯罪組織連根拔起。

假如回歸之後,特區政府未能及時有效地制止黑社會街頭槍殺、公眾場所爆炸、縱火燒車、公開綁架這類罪案的發生,勢必嚴重損害特區政府的管治威信,衝擊普羅大眾對澳門未來的信心,更可能導致中央政府和軍隊的直接介入干涉,從而影響「一國兩制」在澳門的成功實施,影響澳門在國際上的形象,影響澳門經濟的發展及人民的安居樂業。

整治澳門社會治安,是特首及特區政府從政治層面上建立管治威信的頭等大事,而這一頭等大事的解決和完成,又以確保黑幫暗殺、爆炸之類的事件不再發生為前提。要萬無一失的在短期內達到這一目標,我們提出一些思路供特首參考。

第一,黑社會幫派組織近年來大肆展開相互之間的尋仇殺戮,同時又目無法紀,暗殺及恐嚇政府職員和執法人員,頻向政府挑釁、示威,其根源離不開澳葡政府管治的無為,司法體系的軟弱無力,賭場制度和管理的缺陷和疏漏,以及警政部門貪污腐化、黑白共治的內部侵蝕等等因素。

要從根本上解決澳門治安問題,就必須從上述多方面著手,進行綜合治理,誠如特首所言,在行政、立法和司法等不同政權範疇之間,在政府不同部門之間,在澳門和外地之間,落實多層次的聯結和跨部門、跨地區的合作。因此,多管齊下、多方配合的整治對策和行動是十分必要的,我們在本文的第二大部分中就此提出了一系列綜合整治的方案,供特首在處理各種問題時參考。(編者註:「綜合整治的方案」此處不收錄)

第二,黑社會蔑視政府管治權威的公然殺戮和挑釁行為,雖源自上述多種積弊的影響,清除上述積弊固然有助於治安問題的解決;但是,無論是整治警隊,嚴於立法,還是展開行動,厲行掃黑,在時間上,至少需要好長一段時間才能見效;在效果上,也未必能夠保證特區政府成立之後短期內不再有同類事件發生。

既然確保黑社會內部的妥協安定,徹底制止槍殺、爆炸之類事件再度發生,是特區政府成立之後,衡量特首管治能力最為重要的政治指標,倘若不能及時治「標」,則對特區政府的危害極大,「治本」也就無從談起。因此,要萬無一失地達到這一目的,特首還應考慮運用特有的人際脈絡和隱密的高超手段,針對幫會組織固有的特點,從幫會組織的內部入手,由內擊破,迫使幫會有關頭目及成員加強自我約束和管理,幫會間相互妥協,以杜絕槍殺、爆炸之類事件的發生。

澳門特區政府成立之初,社會治安情況十分特殊,而治安問題連帶的政治意義又異常敏感,要即時消除不利於特區政治發展的治安表象,不得不採取特殊的秘密手段來解決黑社會犯案的問題,而這種手段是世界各地廣泛應用且容易立竿見影的。

第三,為了確保特區政府成立之後一段時間內惡性案件的不再發生,在政治上維護特區政府有效管治的威信,必須在加強治安管理的同時,注意防止局部勢力的失控和反彈,造成新的動蕩,損害特區政府的形象。

導致澳門現今治安惡化的各種因素是長期積累、錯綜複雜且相互作用的。除了政治、法律、行政、執法及經濟模式存在的各種弊端之外,改善澳門治安的困難還在於本地地域和獨特文化鑄成的種種客觀局限。例如長期以來社會對警政部門貪污受賄事實的參與和容忍,市民對黑社會活動的認識一直存有偏差,人們的道德意識和價值觀念也出現許多灰色地帶和盲點……應該說,今日澳門治安的惡果既有政府的責任,也有整體社會的責任。

在這樣的現實環境之下,我們不得不考慮這個問題:一旦特區政府採取嚴厲措施全面迅猛打擊罪案,且觸動到一大批既得利益者的利益時,他們會不會抵觸、反彈,甚至公開對抗,如警務人員怠工示威,政府機關人員消極抵抗,黑社會成員破罐破摔製造事端,賭場方面拒不合作,等等?如果這樣,勢必嚴重影響和衝擊特區政府的正常運作和管治。

治沉痾不一定要用猛藥。因此,在特區政府成立之初,針對治安問題必須有選擇地尋找主要的突破口,將力量集中在解決黑幫的槍殺、爆炸等具有挑釁政府權威的行為上。澳門治安問題很多,但最主要的表徵就是這一項;其產生的背景可能很複雜,但主要的癥結可能就是幾個幫會頭目或幕後勢力在作祟。緊緊抓住這一點,剛柔並舉,擒賊擒王,就能大大有助於特區政府改善治安目標的實現,並收事半功倍之效。

第四,特區政府整治治安的政策應有所側重,多種手段並舉。特首可以做到事事胸有成竹而又不動聲色,但反而在公開的宣傳和強硬姿態的顯示上要做得有聲色,相關的政策領域和政務執行等相關層面的改革和完善也應同時起動,如此一來,既可回應政治上的需要,也可發揮威懾作用,防患未然,並為將來的長治久安創建堅實的基礎。

澳門是一個國際化的城市,其一舉一動舉世關注,也因此會影響澳門未來在國際上的形象和獨特地位的延續。回歸之初,無論是澳門社會內部還是國際社會,還將十分關注這個問題:澳門能否在新的政府領導下,經濟上擺脫多年的困境,向前發展,文化方面繼續保持繁榮和獨特性?這是除治安問題之外,人們關注的又一焦點。

澳門特區政府在處理治安問題時,應爭取做到立竿見影,速戰速決,以便盡早抽身出來,騰出精力,致力於澳門的經濟改革和發展;盡量避免給外界造成特區政府在成立之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裏,只是疲於應付內部治安整治、而短於建設發展的不良印象。

另一方面,特區政府有關治安政策、法律條規的制訂和滅罪行動的推行,也要盡量注意與世界其他先進民主國家接軌,維持澳門的國際形象。

第五,在反黑滅罪、改善社會治安的過程中,除非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特區政府應盡量避免利用駐軍等一切代表中央政府力量,以及香港等地的外部力量,而主要依靠特首的智慧、魄力、能力,依靠澳門本身的力量,去解決一切的治安問題。這樣,既能彰顯「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原則和精神,也充分表現特首的管治能力和管治政績,樹立政府的管治權威和公信力,為特首往後的有效施政奠定堅實的基礎。當然,可以考慮借助內地或香港的一些反黑滅罪、肅貪倡廉的精英參與支持改善澳門治安的工作,但這些人不宜太多,應「少而精」,並且他們只是以個人名義參與和支持,不代表內地或香港的政府力量。

 第六,澳門地方小,人際關係密切複雜,長期以來黑白共治、黑白混合的社會現象相當明顯和普遍,特區政府在制訂和推行治安政策,對付各種危險勢力時,既要注意採取鏟草除根的打擊措施,也要適當運用較寬容的疏導和感化手段。

 

 
 
 
 
 COPYRIGHT 2004-2017 申博太阳城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