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Suncity ┊┊ 時事點評 獻策建言 重點推介 舊詞新調 藝術人生
 當前位置:首頁 >> 關於Suncity >> Suncity就23條立法問題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建言
        
        
        
        
        
        
 
 

Suncity就23條立法問題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建言

 2011-04-27

   Suncity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喬曉陽建言

 2011年4月27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Suncity就香港23條立法等問題,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喬曉陽反映情況,並提出一些建議。

就香港市民關心的香港23條立法工作會不會重新啟動、何時啟動?啟動了又能不能順利進行並最終成功通過等問題,Suncity對喬曉陽副秘書長說,「現在的特區政府或者是2012年曾蔭權以後的特區政府,都很難有明確的答案,因為香港的23條立法在經過多年的折騰以後,已經走進了怪圈,進入了困局。」

香港23條立法進入困局

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怪圈和困局呢?Suncity向喬曉陽副秘書長概括地談了自已的一些看法:

第一,在特區政府領導班子的層面,他們對23條立法這個敏感問題,不敢碰,害怕碰,擔心一碰就著火並引火燒身,既怕管治陷入危機,又怕丟官下臺。這就註定了主要官員不會主動地、積極地推動23條立法。

第二,中央政府雖然希望香港盡快完成23條立法,但向來尊重特區政府的意願,也擔心一旦重新啟動立法工作,香港社會出現分化,社會呈現不穩定,特區政府管治陷入危機,所以可能會採取權宜之計暫時擱置。

第三,香港的政治生態早已呈現政黨政治的態勢,立法會的選舉是各政黨的頭等工作目標。左中右的政黨,親政府或反政府的政黨,在23條立法的問題上,都是各有想法,各打自已的算盤。比如,親政府的政黨、議員可能擔心一旦支持23條立法會喪失選票,而反政府的政黨、議員又可能希望透過反對立法來爭取選票。當23條立法這麼重要的政治議題,同一個地方的議會選舉綑綁在一起時,情況就變得很複雜了。

第四,香港的反對派團體或非政府組織(NGO),比如一些政黨、政團、基金會、勞工組織等,他們長期以來都跟國外的政黨或政治組織有密切的聯係,或接受他們的指導,或接受他們的捐贈,不少團體的經費還是主要靠外國的基金會提供。這些一些向來受外國支持、資助的團體,在23條立法後,可能會受到影響,有關人等甚至會面臨被監控、拘捕、坐牢的危險。這些團體及相關人等恰恰就是反對23條立法的先鋒隊、敢死隊和核心力量。

第五,外國政府特別是美國政府,一向以來都是透過對香港這些反對派或非政府組織的支持和捐助,在香港推行美式民主、人權、法治的價值觀,並由此對中國施加影響,這是美國對華外交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由於地理位置的特殊,香港在經濟高度繁榮的背景下,一直是全球重要的資訊中心和各國政治角力的中心,也一直是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勢力對中國進行和平演變的重要陣地。這些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勢力其實也是反對23條成功立法的國際勢力。

Suncity又特別指出,「令人擔憂的是,以上這幾方面的力量糾結在一起,相互影響、相互推動、相互制約、相互作用,不但使得香港23條立法走進了怪圈,進入了困局,而且客觀上還導致了香港特區政府捍衛基本法尊嚴、捍衛『一國』主權的意願、決心和能力都大大減弱和退化,並且還逐漸形成了結構性的管治失衡,說得明白一些,雖然香港特區政府或許能夠順利地推行有效的日常管治,但已經在很大程度上喪失了對諸如成功推動23條立法、順利推行政制政革等這樣一些涉及到『一國』與『兩制』核心利益關係的重要政治事務的施政能力。」

 建議全國人大收回23條立法制訂權自行立法

Suncity又認為,考慮到香港的實際情況,一旦香港特區政府決定重新啟動23條立法工作,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必須抱著妥協和磋商的態度,在不損害國家安全和主權完整的大前提下,儘量跟香港社會,尤其是反對派政黨進行真誠和坦率的對話,消除大家的誤解,釋清彼此的顧慮,在一些具體的條文上棄異存同,相互妥協讓步,找到共識和共同點,就象2010年在中央和特區政府的努力下跟民主黨的破冰之旅,最終達致2012年兩個重要選舉法案的成功修訂。

但是,Suncity特別強調,對由特區政府完成23條立法不抱太大希望,因為「特區政府的管治存在結構性的失衡,推行重要政治事務的能力退化;其次,隨著香港逐漸落實立法會普選,將來立法會通過國家安全法的可能性越來越小——即便通過了,國家安全法的條文也可能是蒼白無力的;另外,23條立法工作的啟動可能又引發新一輪特區政府的管治危機及市民分化、社會動蕩,中央政府在由特區政府完成23條立法這個問題上可能進退兩難。」

針對香港的政治現實,又考慮到香港未來的政局發展,Suncity建議中央政府應該以開放的思維處理香港23條立法的問題,比如可以考慮修改基本法,將香港的國家安全法交由全國人大制定,變成全國性的法律,然後交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執行。

Suncity進一步分析說,這是合理合法的,「根據基本法第159條,基本法的修改權屬於全國人大代表大會,修改的提案權屬於全國人大常委、國務院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具體的修改程式,159條也有明確規定,中央和特區政府對修改基本法有充分的主動權,也完全可以主導整個修改過程,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制定具體的條款。這對香港未來的長治久安,乃至保障國家安全都具有重大而深遠的意義。這可能也是最終破解香港23條立法困局的最為可行、最為有效的方法。」

 

 
 
 
 
 COPYRIGHT 2004-2017 申博太阳城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