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Suncity ┊┊ 時事點評 獻策建言 重點推介 舊詞新調 藝術人生
 當前位置:首頁 >> 時事點評 >> 從7.1遊行人數說起
        
        
        
        
        
        
 
 

從7.1遊行人數說起

2008-07-2

 

一如以往,發起7.1遊行的民間人權陣線所公佈的遊行人數,與警方及學術機構所公佈的大相逕庭。「民陣」聲稱遊行人數有4.7萬人,警方則表示只有1.5萬人,港大精算系高級講師葉兆輝等人的調查與警方相同,港大民意研究計畫則指只有9千至1.7萬人。

主辦機構「報大數」有何目的?

每年7.1遊行之後,主辦機構及警方、學術機構都各自公佈遊行人數。2003年7.1遊行,主辦機構公佈上街人數為50多萬,警方則指只有35萬;200404年7.1遊行,民陣公佈上街人數為50萬,警方及港大精算系的數字只有16至20多萬;2007年7.1遊行,主辦機構聲稱參加人數6.8萬人,警方指只有2萬,港大精算系估計有2至3萬人;2005年12月泛民發起爭取普選遊行,聲稱有20多萬人參與,但警方指遊行人數只有6萬,港大學者的研究則只有7至9萬人。

主辦機構所公佈的數字都是「靠估」、「靠作」出來的,而警方及學術機構的數據則是經過專業調查和統計得出來的,孰準孰不準,路人皆知。每次7.1遊行後主辦機構所公佈的人數都是那麼多「水分」,由此可見「民陣」將遊行人數「作大」已是一種慣性行為,而且這種「作大」已到了為所欲為、自欺欺人的地步。

「作大」數字的原因,其一是「民陣」天生有「妄想症」,將任何對自身有利的事情刻意及慣性誇大、放大,這種「妄想症」和「唯恐天下不亂」的思維同出一轍。

其二,2003年發動數十萬人上街遊行,可謂「民陣」的「光輝歲月」,他們仍然沉溺於當日的光輝之中,而忽略當日「光輝歲月」出現的特殊歷史環境,且無視近年來政府施政水平不斷提高、民生不斷改善、市民期望社會和諧的客觀現實。泛民這種固執得近乎愚鈍的意識行為,一方面說明泛民不能與時俱進,很多時候還逆民意而行,另一方面也顯示泛民的組織能力、影響力、公信力無以為繼,正逐漸被市民「邊緣化」。

其三,泛民在國際社會有一些幕後支持者,在本地也有一些親密傳媒盟友,這些支持者及盟友也希望「民陣」將遊行人數「作大」,以便用「作大」的數字誤導民眾、影響民意,所以,「民陣」主辦遊行及報大遊行人數,可謂泛民及泛民本地盟友和國際支持者合演的一場「政治騷」和「政治大合唱」,以達到各自的目的。

遊行人數驟減說明什麼問題?

 泛民高度重視7.1遊行,今年年初已為今次遊行進行動員,不過當時政府施政沒有太大問題,市民對普選的訴求不太明顯,再加上北京奧運舉行在即和四川大地震發生,泛民對遊行人數已「打定輸數」。但近期通脹高企、禽流感事件、政治委任風波相繼發生,在一些媒體的炒作下,泛民上下有意火上加油,將這些事情「炒大」,為九月立法會選舉造勢,期望7.1遊行有可觀人數。

近年「民陣」組織的7.1遊行一年不如一年,但今年遊行事關立法會選舉,不容有失,泛民惟有進行「救亡」。「救亡」行動包括遊行前數天,一向親泛民的報刊,都大字標題反對曾蔭權,並力數曾蔭權施政的不是,特別針對副局長及政治助理的風波;至遊行當日,有報章更製作「遊行海報」,進一步煽動讀者參加遊行;泛民又不惜動員所有重量級人物幫手宣傳,除了以往「例牌」的陳方安生、陳日君主教外,連以往不參加遊行的李鵬飛,也掛帥上陣,但最終事與願違,泛民的「救亡」失敗。

今年遊行人數驟減,至少說明幾個問題:

第一,市民對近年沒完沒了的遊行示威尤其是政治議題的遊行產生厭倦,市民最關心的始終是經濟及民生議題,也認為理性的溝通更有利於政府政策的改善,同時也希望社會少一些紛爭,多一些和諧。

第二,今次「民陣」的普選議題得不到市民普遍支持。不可否認,市民對普選有期待,但中央對雙普選已有明確時間表,市民對加快普選的訴求已經不大,對泛民主派獨沽一味的政治訴求有所厭煩,也不想成為一些政黨手中的「籌碼」和「工具」。事實上,在遊行當中,有泛民政黨乘機進行造勢,紛紛打著各自政黨的旗幟,一些泛民的政治新星更乘機「亮相」增加知名度,一個爭取普選的遊行,變成了各泛民政黨的宣傳工具,市民可能更為不滿,影響今次以至日後遊行人數。

第三,政治委任風波並不如泛民所料變成政府管治危機。政治委任的程序及人才遴選、細節公佈等,或者有不妥善之處,但政治委任制度始終是曾蔭權與所有派別(包括泛民)共同協商後達成共識的結果,立法會又順利通過撥款,從法理上認同政治委任制度,副局長及政治助理的國籍問題與基本法亦沒有衝突,特首高度重視此事,甚至拉大隊臨時出席立法會發表講話,並不是像一些媒體所指的,為他的管治危機「救亡」,而是政府重視民意、從善如流的表現。一些傳媒別有用心的誤導和煽動改變不了市民對此問題的基本認識,泛民想利用委任風波刺激遊行人數的夢想也成為泡影。

遊行過後泛民及政府應如何作出檢討?

今次遊行後,泛民需調整自己的立法會選舉策略,在堅守本身自己的政治理念和訴求之餘,應該加強民生議題的關注力度,以市民大眾最關心的事務為競選政綱的重點。根據一些本地民意調查機構所作的調查,市民對通脹問題的關注多於政治議題。

特區政府方面應認識到雖然市民對多年來的遊行示威出現厭惡情緒,但市民對政府不滿情緒仍然存在。有一些參與7.1遊行的市民表示,不滿政府未能控制物價,特別是對油價急升政府毫無應對措施,市民在高通脹環境下生活日漸艱苦。如何推出一些壓抑通脹、舒解民困的措施是政府刻不容緩的當務之急,特首十月份的施政報告是太遙遠了。

 

 
 
 
 
 COPYRIGHT 2004-2017 申博太阳城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