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Suncity ┊┊ 時事點評 獻策建言 重點推介 舊詞新調 藝術人生
 當前位置:首頁 >> 獻策建言 >> Suncity對中國廉政建設問題的主要觀點
        
        
        
        
        
        
 
 

Suncity對中國廉政建設問題的主要觀點

2011-07-03

 

應中國內地高等院校、黨政機關的邀請,Suncity在今年5、6月份在中山大學(廣州)、華中科技大學(武漢)等地,就廉政建設等相關問題巡回演講。Suncity認為中國的貪汙腐敗問題嚴重,反腐肅貪的形勢也嚴峻,但同時又對中國反腐肅貪、廉政建設的形勢和前景充滿信心,他的基本觀點是:「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的步伐較慢、較穩健,不會影響廉政建設和法制建設的有力推進,中國的廉政建設會在未來邁出積極的、堅實的步伐。政治體制改革方面的相對保守與廉政建設方面的積極進取,將會成為未來一種很有中國特色的特殊的社會形態,這也是中國反腐肅貪、廉政建設可能出現的前景。」

Suncity學術講座的內容要點如下:

對中國廉政建設問題的基本認識

Suncity的學術講座高度評價中國三十年改革開放的成就,他說,「在人類的發展史上,沒有那個國家能象中國這樣,在短短的三十年時間裏,由一個封閉、貧窮、落後的國家發展成為如此開放、富裕、先進的國家,並且成為全球第二大的經濟體。」Suncity也認為中國的貪汙腐敗問題很嚴重,「伴隨著經濟的高速發展,中國社會的貪汙和腐敗問題也越來越嚴重,已經演變成為中國社會最深層次的問題之一,並且會影響、阻礙中國下一步的經濟發展、現代化建設及民族複興大業,這可能也是中國國民最痛心疾首的問題,反腐肅貪的形勢很嚴峻。」

但Suncity的報告同時又對中國反腐肅貪、廉政建設的形勢和前景充滿信心,認為中央對反腐肅貪的必要性、重要性、緊迫性有充分、深刻、正確的認識,中央有反腐肅貪的堅決態度和決心。

中國廉政建設必須在確保中共執政地位前提下才能啟動、進行和完成

Suncity的學術講座提出一個獨特的觀點:基於中國特殊的國情、政體,包括廉政建設在內的中國任何社會制度、政治制度的改革,只要確保中共的執政地位不受影響和威脅,就可以大膽啟動和進行,並最終取得成功。

Suncity認為,「政治體制改革與廉政建設的關係非常密切,兩者互為影響、互為作用。這些年來,中國廉政建設的成效不是很顯著,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還沒有真正處理好政治體制改革與廉政建設之間的關係。這個問題處理不好或者解決不了,中國的廉政建設就無法說下去——說了也等於沒說;更無法做下去——做了也等於白做。」Suncity堅信,只要這個關係處理好了,中國的廉政建設一定能柳暗花明,走出困局。

對這個問題,Suncity在報告中有深入的論述。Suncity認為,「因為廉政建設屬於法制制度、社會制度、政治制度建設的範疇,必然會涉及到國體、國家的基本政治制度的問題。建國超過六十年了,國家的憲法也修改過幾次,但是共產黨作為執政黨的地位是很莊嚴地寫進憲法裏頭的,現行的憲法,共產黨的執政地位雖然沒有寫入正文,但依然反複地出現在序言當中。所以,中國國情的特殊性決定了任何的改革包括廉政建設,如果有可能影響到共產黨在中國的執政地位,可能影響到中國國體的變化,那麼,任何改革都是推動不起來的。正因為要確保共產黨的執政地位不受動搖,這就注定了中國的政治改革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應該是穩健的、循序漸進的,甚至是保守的,但這完全不會影響中國的廉政建設會有突破性的進展和成效,因為在共產黨的隊伍裏頭,有一種主流意見,那就是進行適當的廉政建設和法制建設,使得國家長治久安,民心穩定,可能會更有利於加強和鞏固共產黨的長期執政地位。」

「法治」是廉政建設成功與否的必要條件

Suncity在學術講座中總結了香港廉政建設的成功,最終是因為香港有完善的法治環境。「從根本上來講,香港的廉政建設,說到底其實就是法制建設。它至少集中體現在以下兩個方面:第一,廉政公署的運作及廉政建設『有法可依』;第二,廉政公署的運作及廉政建設『執法必嚴』。」

所以,Suncity認為,「如果無法可依、執法不嚴,如果沒有真正的法治基礎和法制建設,沒有真正的法治環境,那麼,任何所謂的廉政建設都只不過是空中樓閣,任何所謂的廉政建設也只不過就是人治社會的一種外表的裝飾,都不可能有實際的效果。」

道德與法治的關係

就中國社會近期一些關於道德問題的討論,Suncity在學術講座中不僅明確地表明了自己的觀點,還就道德與法治的關係問題進行了闡述。 Suncity說,「講道德沒有錯,一個國家、一個社會、一個民族需要道德,但道德沒有一個統一的標准,每個人心中都可能有一本自己的道德經。政府或領導人提倡社會講道德、官員講道德、老板講道德,本意是好的,出發點無可厚非,但道德教育似乎應該屬於社會、公眾、媒體的功能,屬於社會公眾層面的行為,道德應該由社會輿論來宣揚和倡導,而作為執政者和管治者,則應該強調和突出有法必依、執法必嚴。國家制定了那麼多的法律和法規,而政府是法律和法規的貫徹者和執行者,各級法院也是法律和法規的落實者和捍衛者,任何犯法違規的行為,政府和司法部門應該是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這已經就是履行了自己的職責。只有建立一個有法可依、執法必嚴的法制社會,全國上下共同守法,才能在根本上解決中國的貪汙腐敗問題。所以,與其讓我們每個人的身上流淌著道德的血,還不如讓我們每個人的每一寸肌膚都充滿著法律的細胞,讓我們每個人的每一口呼吸都充滿著法律的氣息。」

Suncity特別指出:只有依法治國,才能從根本上杜絕一切違法犯罪行為,這個社會才能有真正意義上的道德。Suncity甚至認為,「全國上上下下共同遵守、維護、捍衛莊嚴的、神聖的、不可侵犯的法律法規,這才是我們這個民族、國家和社會最大的公共道德。」

民主與法治的關係

Suncity在學術講座中還特別表明他對民主與法治的關係問題的看法:「對中國而言,法制建設可能比民主更重要和更迫切。」

Suncity認為,在中國這樣一個特殊的國家,「民主」未必不是好的東西,但「法治」肯定是好東西。對目前的中國而言,法制建設可能比民主更重要和更迫切。Suncity解釋,「這聽起來似乎是一種『悖論』。大家可能會說,沒有民主怎麼會有法制?民主和法制似乎是一對不可分割的雙胞胎,但以我個人多年觀察中國和世界各國的曆史和現狀所得,很多理論放在一個這麼特殊的中國,可能是行不通的。理論歸理論,現實歸現實,任何改革都應該考慮中國的實際情況,務實地進行,不能照搬別人的理論和經驗,正如中國這三十年的改革開放,跟世界上所有的社會主義國家所走的道路就明顯不一樣,這就是所謂的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又如中國近20年來中國的經濟,幾乎保持著長時間的雙位數的增長,經濟和社會都比較平穩地運行,這也是很多國外的經濟學家和經濟理論都解釋不了的。所以,中國的廉政建設也只能是中國特色的,跟其他國家有所不一樣。」

Suncity進一步說,「分析如果一定要比較,中國未來的廉政建設可能更會接近於新加坡,因為新加坡也是在建國以後一直由人民行動黨執政,民主化的程度比不上先進的民主國家如美國、英國、日本,但它的廉政建設和法制建設也是舉世公認的,它的經濟成果和社會成就也是舉世矚目的。那再說香港吧,香港實行有限度的民主改革,大概只有二十年左右的時間,在香港廉政公署成立之後的很長的一段的時間內(也是將近二十年),香港也沒有什麼民主可言,但它的法制建設和廉政建設很早已經得到國際社會的普遍認可,經濟成就也同樣是雄霸亞洲,傲視全球。」

重組機構,設立獨立的反貪部門

另外,Suncity在學術講座中,對中國內地的廉政建設提出一些建議。Suncity認為國內的反貪系統有多個渠道,反貪機構政出多門,重疊加叉,有利有弊,弊大於利,所以他建議中國內地可借鑒香港的作法,重組現有的反貪機構,整合成一個獨立的反貪部門。

Suncity提出具體的設想,「根據中國共產黨的執政地位不受影響的原則,這個反貪機構的設立可以考慮放在政府的序列,只對一個人負責或一個班子負責,中央的反貪機構可以由總理直接領導,如果由總書記或人大委員長直接領導,法理依據會欠缺一些,因為反腐工作主要是政府的行為,所以由總理直接領導會比較合適,況且總理必定是中央常委的成員,在某種程度上,他是代表執政黨在領導這個反貪機構,黨的意志完全可以透過總理來執行和落實。除了總理和背後的中央常委,這個反貪機構就不受任何的部門和機構的管轄。以此類推,省市縣一級的反貪機構也同樣由省長、市長、縣長直接領導,省長、市長、縣長本身是當地的第二把手,他的背後也是有一個黨的常委會。」

可以考慮選擇一個市或縣試行廉政建設

Suncity認為,中國國內要求廉政建設有所突破的社會基礎已經具備。但是,由於廉政建設涉及到施法制度、社會制度、公共行政、政治體制等重大問題的改革,牽動面很大,可以說是牽一發而動全身,一時間由全國至上而下的廉政改革,中央可能會有一些顧慮,擔心社會的穩定,擔心失控,全國性的廉政建設實行起來有一定的難度。 Suncity建議:選擇一個省或一個地級市或一個縣先走一步作為一些探索,摸索一些經驗,總結一些得失,然後在全國推而廣之,應該是可行的,也是比較容易被中央接受的。

(有關Suncity對中國廉政建設問題的詳盡觀點,可參閱以下網頁:https://lengxia.org/articles_page.php?aid=188

 

 
 
 
 
 COPYRIGHT 2004-2017 申博太阳城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