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Suncity ┊┊ 時事點評 獻策建言 重點推介 舊詞新調 藝術人生
 當前位置:首頁 >> 藝術人生 >> 天涯麼?海角麼?
        
        
        
        
        
        
 
 

天涯麼?海角麼?

1990年11月於蛇口

 

一直往南走,說不定會走到天之涯海之角。

用不著猶豫,用不著瞻前顧後,儘管大膽地往南走,你會在某一天神不知鬼不覺地大吼一聲:「天怎麼這樣高?海怎麼這樣闊?」

你的驚嘆,其實已經被遊人重復無數次了。 這時,別人會告訴你:這裡就是海角天涯!

在天和海之間,彌漫著、升騰著蒼莽、縹緲、荒涼的氛圍。 這裡經歷了天海滄桑的演變,無窮無極的造化力,會令你覺得生命的短暫、渺小和脆弱;一陣陣潮音,伴著無時無刻不在顫響的天籟共振,大自然的諧調會使你在不知不覺中跟天海融成一體……

這個時候,你會留意「南天一柱」嗎? 它孤零零佇守沙灘,遠離是是非非的塵世,也不跟岸邊的堆堆磊石群居;靜靜的,獨享那一份與時空共守的寧靜。

它目睹了天海的運動和嬗變,它最清楚宇宙間一切物質生生滅滅嬗替的底蘊。 似乎沒有誰能理解它——白雲祇是調情似的輕飄而過,海浪也祇是發出無謂的呻吟! 於是,千年百年,它仍然獨處一隅,靜默沉思,盡享孤獨……

即使你見過大海落日,也無法想像這裡的黃昏景觀。 風瀟瀟,椰樹瀟瀟,松林瀟瀟,海浪瀟瀟——當你凝神聆聽這世界上最美妙最雄渾的交響樂時,突然間,好像有人把飽滿的色澤傾盆似地灑到天海上,海頓時紅了起來,天地頓時紅了起來! 蒼茫的天海極處,天連著海,天海不分。

一位滿臉滄桑的老人駝著背、弓著腰,在沙灘上葡蔔爬行拾海螺、撿貝殼;更有人在海灘上點起香火……

當你還在為落日的壯觀和輝煌讚嘆的時候, 夕陽已經無聲無息地墜落蒼海深處。在日落的一殺那,風停了,椰樹、松林、海浪也沈默了!是為它低吟輓歌呢?還是為它的莊嚴而肅立? 總之,你會戰栗,你會顫抖,你會被那種神奇的力量震懾得無法自製;你還會無可抗拒地去等待、去觀望第二天被天海燒沸了的黎明的潮!

「鹿回頭」——這已經陳舊得不能再陳舊的傳說,你聽起來不覺得厭倦和膩味嗎? 厭倦中,你盯死那岸邊的雕塑大聲問道:神鹿,你為何要回頭?憧憬人間情情慾慾的生活?鍾情於黎族獵手忠貞不渝的追求?抑或想讓自己脫胎換骨,孵化成一個種類?

石鹿沈默石語!是的,它可以選擇不回頭,正如你一如既往向南走一樣。走進大海,即使不能蛻變成一條「美人魚」,也會變成一座「神女峰」兀立雲海——而用不著後人把它雕成比石頭還刻板還冷血的塑像擱在山上,供人「饒舌」,供善男信女們朝覲! 至少,它可以像「南天一柱」一樣,在風風浪浪中構築自己的堅貞和不屈!

這裡,果真是天之涯海之角? 神鹿因為無知,誤認為此處是絕境,才釀成千古悲哀——繼續走,說不定會看到另一座山,另一塊陸地。

地球是圓的,天哪有盡頭?海哪有極點?也許,當你走過漫漫旅途後,才會醒悟:原來,天外更有萬重天。 任你怎麼走,也走不到天之涯,走不到海之角!

 

 
 
 
 
 COPYRIGHT 2004-2017 申博太阳城 ALL RIGHT RESERVED